•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
  • 电话:159116031100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mmheng@foxmail.com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往年艺考试题
  • 【研究资料】姚文元: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1965年11月10日)
  •   年中央局已正式任命为的生活秘书,此外她还兼任中央宣传部文艺处副处长、文化部电影局顾问,故毛说、姚文元撰写如此重要关乎全国大局的文章他“开头不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胆敢背着毛做如此大事,不仅违反“纪律”或曰“规矩”,且也绝无如此胆量。

      而1965年12月21日(前夕),在杭州同陈伯达等人谈话,在肯定姚文元文章的同时指出:“《海瑞罢官》的要害问题是‘罢官’。嘉靖罢了海瑞的官,1959年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彭德怀也是‘海瑞’。”

      国统时期,吴晗是典型的左翼知识,对蒋口诛笔伐。1949年以后,比如“反右”中其实他也很“左”。但开始,他是第一个“中枪”的,直至在中,,,可以说是被的,或者说是被活活死的……

      的秘书田家英,开始时即身亡。临死前写的上还敬祝那位老人家万寿,中国…(点击浏览)

      列宁说过:国家问题,这是一个“被资产阶级的学者、作家和哲学家弄得最混乱的问题”(《论国家》)。

      所谓“”“平”之类,作为国家问题的一部分,恐怕是被地主资产阶级弄得特别混乱的问题,成了人民思想的一种。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有责任揭露这种,这种。《海瑞罢官》恰恰相反,它不但不去这种,而且在新编历史剧的名义下百般地美化地主阶级、法庭、法律,加深这种。农民本来还知道“上下都是官世界”,“有理无钱莫进来 ”,海瑞一出场就愤慨地问农民,地主“凭的是哪条?”教训农民:“这又是你们的不是了,为何不告?”在“平”的过程中,又反复强调“王子犯法,与庶人同罪”之类“”阶级本质的话,并且用“实际行动”证明:只要有海瑞这样的“”按“”办事,就能使法庭变成农民的场所,就能“为民雪恨”,就能“”,使农民获得土地。这不是把地主阶级的统统当作农民的工具了吗?这不是把地主阶级农民的本质一笔勾销了吗?这不是在宣传只要有地主阶级大老爷在衙门里“为民作主”,农民一“告”就能获得解放了吗?这种大肆美化地主阶级国家、宣传不要的阶级调和论的戏,还谈得上什么“历史剧的创作也必须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为指导”①④呢?些什么呢?

      【本站评注】姚文元首开式一代“文风”——即以“”为大棒,非黑即白,不是“”的就是“”的——连“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都可以批——有笃信“”的毛,挥舞这根大棒,打遍天下无敌手!难怪毛说“一抓就灵”。可是如果实事求是地、历史地看待问题,不用这根大棒,姚的文章还能立得起来吗?如果能平等地展开辩论,姚文元能抵挡几招呢?按姚文元的如此逻辑,中国历史上就没有多少值得称道的人了,即便苏武、岳飞、文天祥等等,谁又能说他们不是为朝廷、为皇上——“地主阶级的”尽忠而报国呢?这难道不也是“历史主义”?

      自从人类社会有阶级和国家以来,世界上就没有出现过“大老爷为民作主”的事情。在中国,不但地主阶级改良派,就是资产阶级派也从来没有给农民带来什么“好日子”。只有中国领导的伟大彻底打碎了地主资产阶级的,建立了以为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中华人民国,才解决了江南和全国农民的“土地”“衣饭”问题。这毕竟是任何人都无法的铁的事实。些什么呢?

      【本站评注】是吗?但很快又被“”了,农民至今没有土地产权,只有“承包使用权”;即便取消“人民”制度,耕地仍为“集体所有”。即以当下论,同为生产资料,城里人可以私人拥有厂房、机器(可买卖),而农民却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土地!公平何在?何在?末期中国还有数亿贫困人口未脱贫,至今也还有近一亿国人未脱贫,姚文元能说这又算“解决”了什么?社会进步几何?

      我们希望吴晗同志把自己塑造的海瑞形象,把通过这个形象的那些观点,同同志一再阐明过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观点对照起来看,就不难发现,吴晗同志恰恰用地主资产阶级的国家观代替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国家观,用阶级调和论代替了论。在今天宣传这些地主资产阶级了千百年的陈点,究竟是为什么?究竟是对谁有利?需要分清。

      海瑞是一个有影响的历史人物。看来,他是封建社会处于没落时期,地主阶级中一位较有远见的人物。他忠于封建制度,是封建皇朝的“”。他看到了当时农民阶级同地主阶级尖锐矛盾的某些现象,看到了当时本阶级内部某些腐化现象不利于皇朝,为了巩固封建、削弱农民、缓和尖锐的阶级矛盾,为了封建皇朝的根本利益,他敢于向危害封建皇朝利益的某些集团或者某些措施进行尖锐的斗争。在若干事情上,他同中小地主和富农利益一致,豪强地主,目的还是为了巩固整个地主阶级对农民的,皇朝的利益。他上《治安疏》,这是被吴晗同志和许多文章、戏剧说成是代表人民利益的事情,也有人专门编演过新的历史剧《海瑞上疏》①⑤,可是,正如他在疏本劈头就说的:他认为“君者,天下臣民之主也。”他的目的是为皇朝“求治安”。这个行动也只能说明他如何忠君,而不能说明别的。所以嘉靖没有杀他,他死后,很难过,“赠太子少保,谥忠介。”礼部左侍郎祭悼时还说:“虽强项不能谐时,而直心终以遇合”。

      封建皇朝很懂得海瑞是地主阶级利益忠心的者。这是海瑞的阶级本质,是海瑞全部行动的出发点和归宿。象吴晗同志那样,把海瑞描写成农民利益的代表,说什么海瑞“爱护人民,一切为老百姓着想”,他是“为了人民的利益”而斗争①⑥,甚至把他说成是“不怕封建官僚”的英雄,这是彻底了海瑞的阶级面貌的。明皇朝海瑞“保民如子”,吴晗同志则说他“一切为老百姓着想”,请问两者到底还有什么区别呢?

      历来地主阶级史书上,还曾经大书特书过许多材料来说明海瑞如何“处处事事为百姓”,如海瑞在担任江南巡抚时期,如何大反徐阶,大搞“退田”,如何“不到一个月”就了吴淞江,人民他是“海龙王”,等等。因此,他死后,“小民罢市,丧出江上,白衣冠送者夹岸,酹而哭者,百里不绝。”这些记载加上旧小说、旧戏的渲染,很容易人。但是,这种“官书”上的记载,显然包含着地主阶级的夸大成份,我们应当用阶级观点慎重地加以分析。

      “反投献”,要徐阶“退田”,是有过这件事的,但徐阶究竟退了没有,退了多少,是真退还是假退,都找不到可靠的材料。根据谈迁《国榷》隆庆五年七月记载,徐阶曾退出四万亩田,但那十分明确是退给,“入四万亩于官”,根本不是退给农民。极而言之,就算“退产过半”吧,也还是为了地主阶级利益,也并不是只有海瑞一人干过的事。徐阶在朝时,也干过“退田”,在嘉靖第四子景王载圳死时,“奏夺景府所占陂田数万顷还之民,楚悦。”①⑦

      如果不分析“还之民”这个“民”是哪个阶级,如果按照吴晗同志的观点,谁敢“退田”就是英雄,敢退几万顷皇田的徐阶岂不是比海瑞更大的英雄了么?修吴淞江确有这件事,但究竟了多少,也是值得怀疑的。只要想一想:在现代条件下修一条江都不很容易,海瑞难道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把一条江整治好吗?据海瑞在《开吴淞江疏》中自己说,他原来“议开江面十五丈”,从正月初三动工,到二月间钱就用光了,但“工程浩大,银两不敷”,要求。可见至少这一个多月中连原计划也没有完成,而且困难很大。吴晗同志彭吹什么“进度很快,不到一个月就完工了”,这种夸大连海瑞自己的话也不符合。至于出丧的描述,我们只要想一想:在解放以前,广大贫苦农民在地主阶级剥削下,穷得连衣服都穿不上,许多农民几代人穿一件破衣裳,自己家里死了亲人都没有丧服穿,就知道那时候能穿体体面面的“白衣冠”来祭的人,决不是贫农,决不是吴晗同志说的“广大人民”,而只能是地主、富农和商人中的某些人。如果在新编的历史剧中,能够真正贯彻历史唯物主义的原则,用阶级观点,对这类史料进行科学分析,去伪存真,按照海瑞的本来面貌去塑造这个人物,使观众看到他的阶级本质是什么,用历史的观点去认识历史人物的阶级面貌,也不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从许多海瑞的旧小说、旧戏的所的坏影响来说,是有积脖子上有痣代表什么极意义的。可是吴晗同志却不但历史真实,原封不动地全部袭用了地主阶级海瑞的立场观点和材料;而且,把他塑造成一个贫苦农民的“救星 ”、一个为农民利益而斗争的胜利者,要他作为今天人民的榜样,这就完全离开了正确的方向。

      【本站注】是“吴晗同志毫不含糊地要人们向他塑造的海瑞‘学习’”吗?难道不是毛首先提倡要学习海瑞的吗?针对“下面”搞浮夸风,已经严重影响国民经济的正常运行,1959年4月,上海会议期间,毛大力提倡“海瑞”,号召大家大胆陈言,并将“怕”与海瑞的直言进谏结合起来。他还向彭德怀、等不厌其烦大力推荐《明史·海瑞传》……正因此,吴晗才会写海瑞。(参见“中国新闻网”相关文章)。有被称为“伟大”者常常出尔反尔,这是他的们多有的——比如,称陶行知为“伟大的人民教育家”的是他,发动《武训传》并转而陶行知并陶直至“”终结,也是他,等等。翻手云覆手雨,一贯如此。

      学习“退田”吗?我国农村已经实现了社会主义的集体所有制,建立了伟大的人民。在这种情况下,请问:要谁“退田”呢?要人民“退田”吗?又请问:退给谁呢?退给地主吗?退给农民吗?难道正在社会主义道上前进的五亿农民会需要去“学习”这种“退田”吗?(⑸⑹)些什么呢?

      【本站注:非常的“”大棒又挥舞起来了,一顶顶帽子扣过来了。没有毛、江的和首肯,小小姚文元岂敢如此对当时的市副市长且为明史专家指名道姓地舞扣帽子,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学习“平”吗?我国是一个实现了的国家。如果说什么“平”的话,和一切被、被剥削阶级从最的冲出来,打碎了地主资产阶级的,成了社会的主人,这难道不是人类历史上最彻底的平吗?如果在今天再要去学什么“平”,那末请问:到底哪个阶级有“冤”,他们的“冤”怎么才能“平”呢?些什么呢?

      【本站注:继续打、扣帽子!现在读来,真使人可鄙、可笑!——天下文人莫学姚文元,为一己昧着跟风头顺杆爬,做“帮闲”和“”之——,是要的。可历朝历代,少不了这样的人,当下也不少。】

      如果不是学退田、学平,那么,《海瑞罢官》的“现实意义”究竟是什么呢?【本站注:毛老人家已经讲过,只不过现在闷声大发财了。】

      也许吴晗同志会说:就算学习退田、平都不对吧,学习他“”的“大丈夫”,“以反对旧时代的乡愿和今天的官僚主义”,这总可以吧!?我不是在《海瑞罢官》的剧情提要中说过,这个戏“着重写海瑞的刚直不阿,不为所屈”的“坚强意志”吗?我们今天在处理内部关系上不是也需要这种“真男子”吗?剧本中的确突出地写了海瑞反对“甘草”,骂“乡愿”,而且还把徐阶塑造成“乡愿”的典型。

      官僚主义确实要反。事实上,中国人从来没有放松过反官僚主义的斗争。但是,我们知道,今天社会主义社会存在的官僚主义有它的社会根源和思想根源,需要长期的斗争才能根本。至于说到“刚直不阿”、“大丈夫”、“真男子 ”、“反对乡愿”等等,那就需要首先明确它的阶级内容:为哪个阶级?对哪个阶级?各个阶级对这些概念有不同的理解,不能抛开它们具体的阶级内容而抽象化。地主阶级所提倡的“刚直不阿”、“大丈夫”等等,有它特定的阶级含义,根本不能同的性、战斗性混为一谈。些什么呢?

      这里,我们想重复地引用一下同志解释过的鲁迅的两句著名的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同志说:“‘千夫’在这里就是说敌人,对于无论什么的敌人我们决不。‘孺子’ 在这里就是说和人民大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对敌人,是“横眉冷对”,对人民,是甘心情愿地俯首做牛。

      今天如果离开了这样明确的阶级立场、阶级观点,抽象地说什么“刚直不阿”“大丈夫”等等,甚至把“俯首甘为孺子牛”也叫做“乡愿”,把横眉冷对和劳动人民叫做“刚直”,用这种“傲骨”去搞什么“退田”、“平”,去“反对今天的官僚主义”,去向劳动人民“罢官”,那会把人们引导到什么地方去呢?

      如果不健忘的话,我们还会记得:一九五七年,当生产资料所有制方面的社会主义基本完成以后,有一小撮人,忽然对于大反“乡愿”产生了特殊的兴趣。有人就曾用“反对乡愿”、“反对甘草”的口号来反对的干部和人士中的,党的领导是“拘拘于小德的乡愿”,把跟走的人士诬为“甘草主义”,这样的语汇可以从当时的某些上找到一大堆。因为站在地主资产阶级阶级立场看来,从党和人民的最高利益出发,采用和的手段,用团结————团结的方法,来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的矛盾,推动人们努力进步,都是“乡愿”,都是“甘草”;从地主资产阶级利益出发,敢于错误到底,敢于做的反对派,敢于把不赞成他们的人一,这才是“大丈夫” 、“强哉矫”,才是“羞为甘草剂”。这一套东西的实质早已人皆知了,为什么《海瑞罢官》及其评论者又要重新拾起来加以鼓吹呢?

      吴晗同志顽强地宣传过一种理论:历史剧要使封建时代某些人物的“优良品德”“深入,成为社会主义主义的组成部分。”①⑧我们不在这里讨论问题(这也是一个被资产阶级的学者、作家和哲学家弄得十分混乱的问题),但如果象《海瑞罢官》这样把海瑞的思想行为都当作主义的“组成部分”,那还要什么学习思想,什么思想,什么同工农兵结合,什么化劳动化呢?

      现在回到文章开头提出的问题上来:《海瑞罢官》这张“”的“现实意义”究竟是什么?对我们社会主义时代的中国人民究竟起什么作用?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要研究一下作品产生的背景。

      大家知道,一九六一年,正是我国因为连续三年自然灾害而遇到暂时的经济困难的时候,在帝国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一再发动的情况下,牛鬼蛇神们刮过一阵“单干风”、“翻案风”。他们鼓吹什么“单干”的“优越性”,要求恢复个体经济,要求“退田”,就是要拆掉人民的台,恢复地主富农的。那些在旧社会中为劳动人民制造了无数的帝国主义者和地富反坏右,他们失掉了制造的,他们觉得被是“”的,大肆什么“平”,他们希望有那么一个代表他们利益的人物出来,同对抗,为他们抱不平,为他们“翻案”,使他们再上台执政。“退田”、“平”就是当时资产阶级反对和社会主义的斗争焦点。些什么呢?

      【本站注:注意红色字体部分,图穷匕见,此处为毛点出了发动“”的动因、动机以及整洗——“清理阶级队伍”的对象,与后来《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相呼应。】

      是客观存在,它必然要在意识形态领域里用这种或者那种形式反映出来,在这位或者那位作家的笔下反映出来,而不管这位作家是自觉的还是不自觉的,这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海瑞罢官》就是这种的一种形式的反映。如果吴晗同志不同意这种分析,那么请他明确回答:在一九六一年,人民从历史真实的《海瑞罢官》中到底能“学习”到一些什么东西呢?些什么呢?

      【本站注:请毛回答,是他提倡发扬“海瑞”的,而且要“怕”:不怕杀头、不怕坐牢、不怕老婆离婚……】

      我们认为:《海瑞罢官》并不是芬芳的香花,而是一株毒草。它虽然是头几年发表和演出的,但是,的文章连篇累牍,类似的作品和文章大量流传,影响很大,很广,不加以,对人民的事业是十分有害的,需要加以讨论。在这种讨论中,只要用阶级分析观点认真地思考,一定可以得到现实的和历史的的深刻教训。□(全文完)

      ⑦吴晗:《海瑞的故事》,《中国历史小丛书》版,一九六三年六月第二版,中华书局出版,第十五页。

      ⑨《二十二史劄①记》中记载了万历中嘉定、青浦间搞投献的例子,明显地反映出这是地主阶级内部矛盾。摘录如下:“又有投献田产之例,有田产者,为奸民籍而献诸势要,则悉为势家所有。……万历中,嘉定、青浦间有周星卿,素豪侠,一寡妇薄有赀产,子方幼,有侄阴献其产于势家,势家方坐楼船鼓吹至阅庄,星卿不平,纠强有力者,突至索斗,乃惧而去。……此亦可见当时献产。”(商务印书馆一九五八年七月版,七二一页)。

      

澳门新莆京8522com